潘越雲《鏡》:別緻的台語歌

潘越雲不是屬於我這一代的流行歌手,但小時候跟著家裡的大人聽過幾回。記憶中,幾次「被托嬰」的行程,跟著一群阿姨來到附設舞池的卡拉 OK,也聽過她們不那麼完美地唱了幾首。對旋律印象最深刻的是經典曲目〈情字這條路〉,可見當時被點唱了許多遍。

去年(2019)底,《鏡》彷彿從天而降發行,沒有太多預告。過去潘越雲雖是國台語雙聲道的歌者,但依然是國語歌唱的多一些。時隔 18 年發行的完全新作,竟是一張台語專輯,這或許和她與董事長樂團的阿吉於近年相識有關,而這張專輯最後也在董事長樂團主導的「這虎音樂工作室」製作完成。

流行歌曲一向以情歌見長,早年的歌越是苦情越受歡迎,1994 年發行的《孤單》,潘越雲便在裡頭扮盡「癡癡等無人」的女子形象。同樣是她的台語專輯,陳昇擔任專輯裡多數詞曲的那張《純情青春夢》,則難得見到較多不一樣的表情,其中兩人的合唱曲〈春嬌和志明〉特別推薦聆聽。

潘越雲是自那樣的流行音樂年代生長出來的歌者,21 世紀後出現的第一張台語專輯《鏡》令人驚喜,光看到創作團隊有亂彈阿翔、何欣穗和去年以破格台語專輯《西部》驚艷樂壇的廖士賢等人參與,便令人期待。專輯最先引人注意的是有別於以往台語歌的新式編曲,開頭兩首歌〈較愛明仔載〉和〈疊衫〉都能聽見蹤跡,標誌性的聲音是延音增強、空間感加大的電吉他效果,這樣的聲音在華語流行歌的世界很年輕。此外,我也驚訝於何欣穗能寫出〈疊衫〉這麼厲害的台語歌,除了歌詞是一點都不馬虎的道地台語,意象的運用也很聰明。歌名的字型雖寫成「疊衫」,但不是折衣服的意思,二字讀成台語指的是天冷加件衣。何欣穗用為自己添衣比喻凡事應跟著感覺走,不必看人穿了毛衣和羽絨,也非得如此。疊衫在台語的語言裡是溫柔的,通常是對親暱之人的叮嚀:小心別著涼了。這樣的語言與淡淡的三拍子曲式、暖色的編曲聲響十分相配,是專輯裡高明的一曲。

巧用比喻形成意象之美的還有〈照鏡〉。這是專輯的標題曲,全輯圍繞一位成熟的單身女子如何回顧過往,看待現在的生活。此刻已經不是和自己鬧彆扭和上演悲情的年紀,而是安然滿足於任何得失。歌曲寫女子對鏡梳妝與獨白,藉此寧靜的時刻關照內心,而從旁人的眼光看去,那樣的畫面富戲劇感,十足迷人。

自〈照鏡〉以後,專輯的詞曲回到較典型台語抒情歌的樣子,想必除了嘗新,還是要照顧一下老朋友的心情。不過由去年台語金曲歌后江惠儀詞曲的〈我啊〉在這個段落值得一提。這首歌的詞很詩意,拿月亮和白雲比作人的心思,那從歌曲裡忽隱忽現透出的情感,正是台語歌獨有的含蓄美學。這首歌的旋律美好單純,精緻處是律動層層遞進的安排,如浪一波波襲來,讓人不自禁地被拽過去。

除了音樂上的細節,專輯中最顯而易見的巧思置於末曲。潘越雲在〈感謝〉裡唱道「情一字 / 嘆一聲 / 往事越頭看才知情路遮歹行」,有意與早年經典曲〈情字這條路〉的主題相呼應,於此收束全輯,也為走過好幾代的歌唱生涯做了小結。

《鏡》是一張別緻的台語專輯,別緻在於以原聲樂器為主的編曲不刻意做大卻很細膩;在於歌詞的隱喻之美;在於潘越雲特別好聽的台語咬字。專輯整體聲音朝向不插電樂器的編制,這在潘越雲近年的發行中有跡可循,附近幾張作品多為相似風格的翻唱、重唱選集,比如《情歌 Unplugged 原音重現》。其中《鏡》這張新輯裡特別引人豎起耳朵聽的是木吉他,無論獨奏的旋律線或襯底的掃弦,編法與情緒都為歌曲的質感加分。而再談到潘越雲的唱,自是不需要太多筆墨稱是,她雖然唱台語歌,卻不靠誇張的聲音表情和技巧詮釋,而是隨節奏律動自然推送歌聲,順勢帶出語氣和情緒,讓聽者很容易就接受了。

回頭看一眼專輯封面,為什麼是一隻貓呢?這或許要稍微資深的聽眾才能明白。潘越雲在歌壇的優雅形象向來被比作貓,這回她將有著 40 年經驗的歌聲不著痕跡地與新穎編曲結合,如貓能符合任何形狀的靈活身姿。拿貓來比喻《鏡》的音樂氣質與特性,亦不遠矣。

(原文刊於週刊編輯 2020 Feb.)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