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萱《藏著並不等於遺忘》:日常與戲劇性的一線之間

這當是 2019 年最耐聽的國語專輯之一。有人定義《藏著並不等於遺忘》是魏如萱產後復出之作,但事實上她未曾離開音樂,「復出」可能不是最適當的形容,畢竟她在懷孕期間依然舉辦「milk and honey」孕期限定演唱會。《藏著並不等於遺忘》宣傳上強調:當媽媽也可以很酷,酷的是魏如萱有了小孩、有了家庭卻沒有選擇在這樣的時間點照牌理出牌,唱頌母愛偉大、婚姻美滿一類的主題,反而寫出身為母親的黑暗面——女性的真實狀態。

專輯中作為母親角色自述成分最高的是〈恐慌症〉和〈兒歌〉。前者無論從編曲、唱腔、氛圍等角度解讀,都是一首奇歌,仰賴魏如萱這樣在樂壇中奇花般的歌者來完成。歌曲述說出無時無刻佔據現代人的焦慮與疏離,即便成為母親也無法由此脫身。

〈兒歌〉則是我在專輯裡數一數二喜歡的,詞人李格弟將一個女人成為母親的身心變化描寫得生動,配上爵士大樂隊歡快的演奏,充滿附點的節奏、時而轉調,將新生的喜悅和女性懷孕期間的複雜心情表達得具體。除音樂性,〈兒歌〉裡還有華語流行歌曲難得一見的脈絡承襲,這首歌找來黃韻玲譜曲,她是〈藍色啤酒海〉的唱作者(這首歌當年最受熱議的歌詞:藍色啤酒海/我想要一個小孩),也曾寫下給兒子的情書〈Arthur〉,分屬兩個世代的母親於此相遇。

若〈兒歌〉的亮點是脈絡承襲,〈Ophelia〉的亮點便是夏宇讀詩的魔幻時刻。〈星期三或裡拜三〉的精彩來自魏如萱攜手岑寧兒唱出今年最美的和聲,特別是橋段「來自哪裡的風/翻起我衣領/吹過我的衣襟/像張著的帆/我們/前進」美得無語。而〈竊笑〉有葛大為雙關語玩得走心的歌詞,〈彼個所在〉由國、台、粵、英語四聲道組成。每首歌曲都有亮點和新鮮元素是這張專輯吸引人且耐聽的原因,無論歌詞或編曲的巧思都令人喜愛。

扣除 bonus track 與馬頔合唱的〈星期三或禮拜三〉(自從有了與岑寧兒合唱的版本,原版可能要暫時坐在候補區了),放在結尾的〈彼個所在〉為全輯最動人。若對魏如萱近年的生命經歷有些瞭解,便容易自動帶入或臆測,這首歌的台語歌詞是要唱給她在天上的爸爸聽,粵語歌詞要唱給摯友盧凱彤,而國語和英語,或要唱給先她而去的愛貓 Gaga 吧。為更直接地傳達愛而先轉換成對方熟悉的語言才說出口,正是這份心意打動人。歌詞雖用上四種語言,詞曲搭配卻渾然天成,甚至押了韻,加上好搭檔韓立康在編曲器樂音色上的選擇、調校,以及貼近、親密的混音質地,讓歌曲的溫暖真摯更上一層。

自〈彼個所在〉、〈陪著你〉、〈星期三或禮拜三〉所散發出感受,掌握了這張專輯的整體印象,溫暖是我為它下的註解。不像《末路狂花》熱血,不若《還是要相信愛情啊混蛋們》那般憂傷,或許因為魏如萱這次有更明確的說話對象,以及隨時間累積並為大眾所知的故事,讓《藏著並不等於遺忘》更貼近聽眾的心,彷彿我們也參與了這些生命經歷。

專輯名稱來自安徒生童話的同名故事,裡頭的角色心底各自埋藏了小小的、不被時間遺忘的愛和善意。專輯中除上個段落提到三首溫暖、生活感較強的抒情曲,也有情緒、氛圍十分戲劇化的曲目比如〈恐慌症〉和〈Ophelia〉。若如文章開頭所說,即便身份轉換,回到創作,魏如萱依然故我地寫真實生活與心情,那《藏著並不等於遺忘》在標題裡沒說的是:日常與戲劇性不過一線之隔,在生活中一明一滅交錯著,如同專輯裡那些錯落編排的曲目,每三、五分鐘的時間差,我們耳邊就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原文刊於週刊編輯 2020 J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