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Ugly Beauty – 蔡依林

聽《Ugly Beauty》最讓人愉快的,是濃淡調和適宜。這幾年常感到蔡依林因想一再突破或強調,而把音樂做得太濃烈,幾乎見到用力的痕跡。新輯開頭曲〈惡之必要〉:我的好/ 我的壞 / 這些年我不知道 / 原來逞強不是堅強 / 容許我自己 / 喜歡自己不完美 / 帶他走四方。可見她這次做音樂的心態稍微轉換航道。

《Ugly Beauty》情緒不若上張《呸》來得強勢,雖然依舊強調不盲從主流審美價值,但還有更多面向的性格展示,說得直白些是更有人味,例如俏皮裝可愛的〈腦公〉與內斂往心裡去的電子抒情曲〈你睡醒再看〉。這首收尾情歌,做得精緻動人,不和以往的芭樂歌一般見識。

這回她將電子編曲開到滿檔,自〈Play 我呸〉與陳星翰成拍檔,為華語電子流行曲設下新高度,兩人合作上癮,《Ugly Beauty》有過半數的歌曲由陳星翰操刀編製。火力全開的他,無法停止擺弄各種有趣的聲音,在保有 EDM 帶動氣氛的編曲結構下(Build-up & Drop),多了更多細節變化和安插意料之外的聲響,一如〈怪美的〉和〈甜秘密〉。聆聽過程時時充滿驚喜,陳星翰不只天才是怪才。近期極受矚目的編曲製作人剃刀蔣也不遑多讓,專輯頭兩首曲目即出自他手,為接下來更大膽的編曲暖身。

比 Trap 更兇的 Drill 搭配〈惡之必要〉恰到好處,〈玫瑰少年〉將明快的 Tropical House 與牙買加 Dancehall 混出新滋味,兩個來自熱帶的曲風,為歌曲注入強大能量。除了編曲讓專輯變得有趣,曲名及歌詞玩諧音遊戲也是亮點,從甜秘密、愛的羅曼死、來福薩克斯(Life Sucks),到最後說聲「消極掰」,惡趣味滿點。不過分努力,而是使出巧勁,蔡依林的音樂宣告進入下個階段,不僅嘗試風格更大膽的作品,也讓聽者能更輕鬆愉悅地感受華語樂壇 Pro 級編曲和製作的威力。

原文刊於:娛樂重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