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盛希的兩段式進化:《希遊記 SHI’s Journey》

原文刊於週刊編輯 Dec. 2018

十月底發行的《希遊記 SHI’s Journey》,對孫盛希而言是趟全新的音樂旅程,首度嘗試不同的音樂製作概念。她自出道以來的三張作品《Girls》、《Between》、《女・人Woman》皆是同一個脈絡下的企劃——以女性視野書寫成長三部曲。

今年稍早,三部曲完結篇《女・人》發行時,孫盛希的改變已令人驚艷。尤為印象深刻的是〈聽起來像藉口嗎?〉裡的聲音表現,雖是歌唱選秀節目出身,但過去她似乎從未如此大膽挑戰自己的歌唱極限。整首歌充滿碎亂的節拍和律動,到了副歌,旋律層層疊高且迎來一句又一句的密集歌詞,幾乎不留一點換氣和真假音轉換的空間。雖然不很從容,但她仍算漂亮地一一拿下。過去她那些為人所知的歌曲,大多是適合當作戲劇插曲的抒情歌(流行歌裡的安全牌),重點是簡單直白的歌詞和容易上口的旋律,音樂性不必複雜。然而在《女・人》中,顯而易見的是孫盛希的歌唱演繹和駕馭多樣曲風的能力進化。

自此三個月後,《希遊記》悄悄上線。在這個數位單曲為王的時代,一年發行兩張完全專輯很不尋常,甚至會被質疑發行得太頻繁、音樂品質能維持穩定嗎?(串流平台上有聽眾撂下一句:太常出片了吧。口氣酸酸地給了不高的評分)。但其實回顧今年一月,《希遊記》早已有眉目,當時在《女・人》還一點消息都沒有的時候,數位單曲〈Never Lose Your Smile〉早先以預告實驗專輯的姿態與聽眾見面。一切都是按照計畫來,並非倉促成品。

平時看見「實驗」二字總讓人半信半疑、望之卻步,尤其當它出現在主流市場時,難免受冷言冷語對待:「這又是什麼噱頭?」於是,人人想當偵探,仔細檢視所謂實驗在專輯中任何名過其實的蛛絲馬跡,試圖揭穿騙局。

但聽過一次便能瞭解,希遊記沒有欺瞞。專輯的實驗重點雖非約翰・凱吉(John Cage)式的、聲響上的實驗,卻有作法上的實驗。整張專輯多數歌曲以 Jamming(樂手即興合奏)的方式完成旋律和編曲,這是孫盛希過去從未嘗試的創作方法。攤開製作名單可以發現,整張專輯除了〈Never Lose Your Smile〉的詞曲是孫盛希獨立完成,其餘歌曲都是與其他音樂人,如:爵士鋼琴家許郁英、吉他手兼製作人陳君豪、合成器手兼製作人鍾濰宇、唱作歌手 ØZI 等合作寫成。其中最精彩的火花發生在〈人樣〉,歌曲先由電子音樂中的 Drum & Bass 節奏開頭,接著氣氛一轉,變成搖滾電吉他與爵士鋼琴相互較勁的舞台。主歌還沒進來,源自於不同文化的音樂元素大亂鬥,已讓人聽得目眩神迷。據說這首歌是孫盛希要向日本樂壇的不敗女王椎名林檎致敬。

〈人樣〉可望奪希遊記最佳曲目

整張專輯約可依〈人樣〉分成上下半場,上半場走現代都會風格,主角是聲響潮酷的電子節奏、爵士即興和 R&B;下半場帶入復古情懷,節奏換成真實鼓組、偶有銅管獻聲,編織成摩城、迪斯可、放克等曲風。私以為上半場的亮點為許郁英的爵士鋼琴,無論是〈人樣〉中的火力全開,抑或於〈夢遊〉中的慵懶彈奏,都因她的巧手讓歌曲充滿聆聽樂趣,同時也讓人期待專輯接下來的發展。下半場接連放送的〈紅蘋果〉〈Say Goodbye〉〈我不是女超人〉等歌曲,最吸引人處是一氣喝成的復古舞曲,連貫的氣氛讓人捨不得在任一處切歌。

就情緒而言,專輯曲序的排列十分流暢,尤其在高潮曲〈人樣〉結束後轉進〈你那邊幾點?〉,除了適度降溫,也讓這首編曲、個性上相對平凡的歌曲不至於被埋沒。唯一的小小遺憾是,能依照音樂風格將專輯明顯地切割成上下半場,意味著作品音樂性的概念不夠一致,整張專輯在音樂統合上可能還有更好的解法。

孫盛希帶著從《女・人》新開發的聲音表情和歌唱能力來到《希遊記》,進行第二次進化:即興創作、開展更多元的曲風演繹。時間雖然尚未正式走到年底,但回顧從年初聆聽至今的所有專輯,《希遊記》確實有足夠的條件能成為今年華語流行音樂的指標:容易入耳,音樂性也值得玩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