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孔雀眼:煮菜、耍浪漫,我們是直男團

玩電子音樂如料理食物,即使選用相同的食材,不同人做出的菜色、口味都不同。在類似的、由電腦構成的音色中,對如孔雀眼這樣的電子樂團來說,重點是如何搭配出能創造風格、符合自己品味的聽感。

舞台上,孔雀眼是酷、帥、 Grooving 十足的表演者,在各式宣傳照中,也不曾見她們露出真實性格的馬腳。表情永遠不笑,更甚者戴上墨鏡將自我藏得更深。

那試著把場景移至舞台下、相機以外的地方如何?

這天,我們與孔雀眼約在一間美式餐廳訪問,她們意外聊得開,可能有食物作陪,更讓人放鬆。她們連私下料理的食譜、Instagram 上的照片組成也毫不掩藏地分享,興之所至,暢然而談。孔雀眼三人雖沒有外表上看起來的難親近、難相處,但也別期待她們私底下就會變身成少女。屬於音樂人的脾性,依然存在,就像雨欣所言:「我看起來很難搞,也是真的很難搞。」依璇接了話:「我雖然長得很兇,也是真的滿兇的。」而這也正是她們面對訪談的真實。

從初遇見到熟識的長路累積

2016 年夏天,孔雀眼的合成器兼貝斯手任博離團,不久後加入新電子鼓手雨欣。現行的樂團編制,由主唱令晴、吉他手依璇及電子鼓手雨欣組成。三人之所以能湊在一起,是因為依璇和雨欣分別是令晴不同階段的同學。以令晴為中心,將另外兩位的關係從朋友的朋友變成音樂夥伴。

令晴大學讀的是戲劇系,曾經在做劇團時,由雨欣擔任音樂執行,依璇是平面設計。「哈!第一次見面,我本來要撮合她們兩個。」令晴語畢,瞬間,眾人笑聲、驚呼連連,主角依璇和雨欣則不耐地回以傻眼,內心應該也跟著翻了無限白眼。「我私底下還跟林依璇說,楊雨欣蠻漂亮的啊~」令晴總是有話直說、直來直往。

而令晴和依璇從小住在同一個街區,幼稚園就是同學,直到讀上同所高中,才真正認識,成為興趣相投、一起聽音樂的朋友。「我對依璇的第一印象是⋯⋯」藉令晴思考的時間,依璇趁虛而入:「怎麼那麼正!」眾人大笑。「⋯⋯臉怎麼這麼臭。」令晴重新拿回發語權,「她從幼稚園就皺眉頭,幼稚園畢業紀念冊的臉和她現在長得一模一樣。」依璇認真說起話來,是孔雀眼中氣質最嚴肅、沉穩的,也很難讓團員想起她曾有過什麼脫序的行為,「因為我偶包(偶像包袱)很重。」不等團員揭穿,她先自首。

另外,據大學四年的朋友雨欣觀察,令晴是表面上看起來大剌剌、這個也好那個也好,但實際上很有主見的人。例如這次孔雀眼改組,主要也是因為她想把音樂風格做得更接近自己心目中的理想。

露一手不為人知的隱藏技能

然而,不只是孔雀眼的創作主力,私底下的令晴還是料理專家,更是團員口中的廚神。「印象中,她牛排的調味非常中我的口味。」依璇回憶起前陣子,草東沒有派對吉他手筑筑還和令晴進行「牛排 PK 大賽」,當時她和雨欣都在場擔任評審。以下公開令晴的獨家勝利食譜:

「下鍋前,要先把鹽巴和胡椒按進牛排裡。」令晴開始把現場當作廚房,好像面前有一塊牛排般開始動作。肉醃好之後,「一般人煎牛排都是直接用奶油煎,但奶油煎到後面會變苦,所以一開始我都是用橄欖油煎,煎到三分熟的時候,再把奶油放進去⋯⋯。」最後是關鍵的一步,「奶油一定要淋在肉上面,保持肉上半的濕度。」

聽令晴專注詳解完食譜後,依璇忍不住讚嘆:「好專業!」

 除了團員們大推的牛排,令晴自認為最擅長、最不可取代的料理是漢堡:「漢堡聽起來很大眾,口味好像很相似,但我的漢堡真得很多汁,」她很有自信地指著自己的手肘說,「咬下去汁會滴到這裡,而且牛絞肉都是我自己用手打的。」因為會做的料理種類實在太多,令晴甚至笑稱自己打開冰箱,就能隨意用裡面的食材 freestyle。「她是會自己研發菜色的人。」、「練團的時候都吃得到『令』氏料理!」依璇和雨欣紛紛在旁為令晴的廚藝背書。

但對她而言,在自己能端上桌的所有菜色中,最有情感的一道,其實是很家常的吻仔魚莧菜。令晴說:「我煮小魚莧菜一定要加麻油跟米酒。」想念一個人的時候,常會希望能復刻熟悉的味道。「我覺得料理跟從小生活的環境有很大的關係,想媽媽的時候,我就會煮小魚莧菜,因為這是我媽以前最常做的一道菜。」

那些出乎意料的內心告白

對令晴來說,做菜是一種紓壓的方式,她表示:「我常會進廚房備料、切菜,然後一邊反省自己。」而依璇的休閒則是看電視:「我是電視兒童,什麼都看、廣泛的看。我從小就很愛看電視。」但兩人曾討論過,雨欣好像缺乏紓壓的方式?

「我覺得目前喝可樂對我來說是最療癒的。」雨欣默默從旁冒出為自己解釋。在訪問、拍攝的整個過程中,她一共喝掉了兩小罐 235ml 的可樂,愛可樂的程度,就連對容量大小也有所堅持:「不行買大瓶的,因為會沒氣!」她強調。此外,雨欣還喜歡看可愛動物的影片:「我 Instagram 上的探索都是 studio、器材的照片,然後中間有一隻很可愛的貓;吉他、效果器,中間再一隻很可愛的貓,」雨欣愛貓,也愛水獺。「超愛看水獺的影片,超可愛!他們在水中還會手牽手⋯⋯(瞬間愛心大爆發)。」

雨欣平常與團員的相處,很少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楊雨欣是非常ㄍㄧㄥ的人,就是很女漢子,什麼都要逞強,如果我沒有主動問她、逼她的話,她都不會說出真正的想法。」依璇說。雨欣也不甘示弱為自己辯護:「因為我覺得有時候情緒只是一時的。」但依璇再次攻破:「你看你看!我就覺得她在逞強,所以我會適時關心她。」或許是因為個性很ㄍㄧㄥ的關係,令晴和依璇對雨欣的第一印象都是「很難親近」,相處後才知道她是外表堅強、內心脆弱的人。

女子漢私底下的浪漫絕招

新專輯的主題是「迷戀」,風格是 lay back 的電子樂,而團裡最常使出浪漫絕招的人是依璇。她喜歡透過密碼與所迷戀的對象對話,比方是,用摩斯密碼在 LINE 的限時訊息中傳一串暗語給對方;或是走寫信路線,趁對方脫掉外套或把鉛筆盒丟在一旁時,偷偷將信放進去,技巧性地給予暗示,製造低調驚喜。

而聊到耍浪漫,令晴更喜歡直接一點的方式:「以前我和另一半養了一隻貓,那隻貓因為受傷,脖子上戴著伊麗莎白圈,我就在那上面寫情書。」愛貓的雨欣忍不住無奈表示:「你有想過貓的感受嗎?」

雨欣曾做過最浪漫的事,是在外租房時,用家裡鑰匙在桌上壓了張紙條,上面寫:「這裡以後也是你的家了。」然後出門上班去。她笑說:「我就是比較實際路線的。」例如有時練團會幫大家準備水、飲料等,做出諸如此類的貼心小舉動。

看似要繼續為自己補充的令晴,猶豫之後才故作灑脫地開口:「也不宜多說,不好意思再講了。」瞬間讓現場氣氛變得爆笑。俠女現身完,該瀟灑離場了。

訪談間,令晴常是主動帶頭說笑的那一個,或針對問題第一個發言,雨欣則時常在旁附和,輪到自己時才慢條斯理地表達想法。而依璇,雖然在三人中話相對少,但和令晴一樣,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性格。

在浪漫的話題上,孔雀眼三人難得露出靦腆的神情。雖然自己說自己浪漫的場面有點尷尬,但也因此稍稍融化了她們平時帥氣過頭形象。不過,本來還好奇她們有沒有不為人知或更少女的一面,一問卻馬上被令晴打臉:「我們真的不少女,我們是直男團!」

擁有直男靈魂的女團

即使三位都是帥氣型的女生,但身為女團還是有女團的優勢。令晴認為,在專業上犯錯似乎比較容易被原諒:「譬如說你今天琴彈得不好,如果你是男生,很快就會被砲轟。但如果是女生的話,別人就會覺得:『好像還 Ok 啦』。」觀眾似乎多少會因不同性別,對演出有不同的評判標準。但相對的,女性專業方面的能力也較容易受質疑,「我會想像,假如我是男生,留著落腮鬍,可能會看起來比現在還要專業。」

但事實上,在做音樂與平時生活的態度,她們都不太意識到自己是「女生」,性別標籤在她們身上並不存在。仔細聽《迷戀》專輯中,〈Vivian〉、〈你在等什麼〉和〈跟我走〉等歌曲,這些歌詞內容其實都很主動,不太像印象中的女生會說出口的話。少女指數零分的她們,是帥氣音樂型女,有懂料理的、有貼心派的、有耍浪漫的。無論外在、內在,每項特質都能讓迷戀的目光,找到可以停留的地方。

 

採訪、撰文:JESSIE C.
攝影:周柏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