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柯泯薰:與文學出走,穿越孤獨的喧囂

在頂樓加蓋的房裡,柯泯薰獨自唸著〈石頭與石頭之間〉的獨白,背景是一大片間歇性的機械嘈雜聲,來自都市,是屋內的電風扇、電腦、外頭建築施工的地鑽,一切聲音的總和。低於 20 Hz 或高於 20,000 Hz 的頻率,身體都聽見了,無法抗拒地接收著,在什麼都聽得見卻又什麼都聽不見的狀態裡,唯有閱讀與書寫,能讓柯泯薰稍微安穩下來⋯⋯

【紀錄】2015 女巫祭 Day 3

當夜晚來臨,必須不捨地離開三天份的音樂,像是勉強離開冬日的棉被。走向出口,抬頭看見橫批的布條上的字句,再回想台灣近年年輕世代的作為,或許試圖以衝撞改變、或許不一定溫柔但持續堅定地發出自己的聲音,以及台灣獨立音樂在眾多事件中的角色定位,無論滅火器的〈島嶼天光〉,無論由王榆鈞與時間樂隊譜曲動人家書〈媽媽請不要擔心〉,想到這兒,心裡只有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