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IMC Live x 圖騰樂團——找回五十年前只屬於台灣的節奏

一個樂團出道超過十年,一共只發過兩張片。每年固定一場的現場演出,雖然總是唱著同樣的歌,卻還是吸引滿滿樂迷捧場。我想,這該歸功於台北實在太潮濕,至少一年要吸飽一次乾燥的風和熱烈的陽光。

【Livehouse】京都 Urbanguild 小記——今晚是嬉皮!(01.29)

來到先斗町路邊不起眼的公寓大樓,上一小階梯,進入由昏暗日光燈勉強照明,等待電梯的空間,老舊的電梯地面因下雨的關係,附上一層被無數髒鞋踏過的積水,與京都整體予人的感覺很不一樣,不是典型的日本生活風景。如同平行時空般的電梯把我們載往像是怪奇馬戲團的售票窗口前,只容得下一人的 Box Office,售票人員還得低下頭才能向你收費,神秘感讓你開始好奇與期待接下來的表演。

【紀錄】2015 女巫祭 Day 3

當夜晚來臨,必須不捨地離開三天份的音樂,像是勉強離開冬日的棉被。走向出口,抬頭看見橫批的布條上的字句,再回想台灣近年年輕世代的作為,或許試圖以衝撞改變、或許不一定溫柔但持續堅定地發出自己的聲音,以及台灣獨立音樂在眾多事件中的角色定位,無論滅火器的〈島嶼天光〉,無論由王榆鈞與時間樂隊譜曲動人家書〈媽媽請不要擔心〉,想到這兒,心裡只有感動。

【紀錄】2015 女巫祭 Day 1

站在目前的時間點,女巫祭之所以如此聲勢浩大、關於祭典的任何消息一釋出,便能迅速在樂迷間傳開,最主要還不是漫天飛的音樂節大多已漸漸失去音樂節該有的本質——認識新團、享受音樂,而逐漸演變為主辦方或贊助商行銷自己、營造形象的手段,另外,為了保證售票狀況,Line-up 無不出現以大秀養小秀的勢態與現實,但事實上音樂並沒有高低優劣之分。女巫祭沒有忘記音樂節真正的主角是誰。

【Live】2015 以莉・高露《擁抱美好時刻》—音樂的原味

距離以莉.高露上一次的演唱會已經過了兩年,這次的演唱會是以莉七月份發行的新專輯《美好時刻》的延伸,剛好也藉此讓大家看看好久不見的她。沒有唱歌的時間,以莉大部份都待在東部當快樂小農,今年的新專輯以募資的方式籌備發行,特別結合了自己種植的「自然米」和米餅作為支持音樂的回饋。也許因為音樂只是副業,與自然共度才是以莉主要的生活,讓她始終沒有忘記人類與音樂最初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