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eal Good Kid:失去摯愛的心靈解藥

上個月發行的《A Real Good Kid》,差點就被困在我過年時放空、關機的新歌絕緣期當中,現在趕緊把他救出來。

《A Real Good Kid》是 Mike Posner 的第四張錄音室專輯。開頭, 他讀著像電影開始前的叮嚀,不過不是請人把手機調成靜音或震動,而是:「這張專輯一共 40 分鐘長,如果你無法確定這段時間能心無旁騖地專注,請你先暫停聆聽,待準備好了再回來。」因應現代人跳躍式的聆聽習慣,他希望這次作品能得到多一點尊重,於是把話說在前頭。

但,是什麼樣的主題需要予以如此尊重?開頭曲〈January 11th, 2017〉將故事說了出來。對一般人而言是隨機的一日,卻是 Mike 父親過世的日子。整張專輯寫的正是他從父親過世到走出傷痛的過程。如此療程中,還有在傷口灑鹽的事件發生,包括與深刻交往的女友分手,以及好友 Avicii 自刎離世。歷經影響生命重量的低潮,讓這張專輯於他個人的意義更為重要。

Mike 是唱作歌手、製作人也是詩人。由嘻哈音樂起家的他,曾發行過一張頌讀專輯,他在當中寫詩讀詩、為詩配樂。新專輯中的〈Drip〉和〈Perfect〉,可聽見詩歌朗誦與饒舌說唱在他身上相輔相成,集結為強大能量,以充滿張力的語言和語氣傳達直入人心的強烈悲傷。

專輯裡的一曲〈Move On〉是療程的轉捩點,Mike 就此展開人生新的一頁,他用這首歌的 MV 告訴大家自己近期的改變。原先外型十分「嘻哈」的他,將頭髮理得很短,也留著短短的落腮鬍。這回他帶著專輯復出,把頭髮留長,鬍子也恣意長成聖誕老人的模樣(讓人聯想到吟遊詩人 Passenger),眼神更多了幾分溫柔,幾乎從一名饒舌歌手變為民謠歌手。轉變的成因,Move OnMV 裡重複出現的 Because I Want To 即是最直接的解答。歷經心靈的波濤,他忽然決定蓄起鬍子、盡可能四處演出、計畫徒步橫越美國,這些改變不只是想想而已,有些決定已經完成,有些正努力進行中。他過著比以往更自由的人生。

《A Real Good Kid》是父親過世後,Mike 對自己的質疑,他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成為父親心目中的好孩子,整張專輯穿插著 Mike 與病時父親對話的錄音。然而,在專輯最終結束前,放的卻是 Mike 未滿一歲時,父親隨意錄製的家庭錄音,聽來像是他想讓小 Mike 過來給家裡的親戚(或朋友)看看,但那年紀的孩子只懂往自己想去的地方去。喚了他幾次的父親遂放棄,說了一句:Anyway, he is a real good kid。

把專輯聽到最後一首,回頭看見橘色的極簡封面設計,上頭有間小巧可愛的房子。曾在那間房子裡的發生,便是 Mike 長成至今 31 歲最重要的一切,他唱道:When my daddy died, I became a ma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