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Band Band Band|後浪持續打上岸,台灣樂團新勢力

本文為與公視 2019 新節目「音樂 Band Band Band」合作的單元
原文刊於極限音樂誌

「音樂 Band Band Band」為公視今年(2019)最新製作的 Live 音樂節目。節目宗旨在「把音樂主權還給音樂人」,整場演出沒有主持人,將重心完全放在音樂人的現場演出。每集節目邀請三組性質相近的樂團或音樂人帶來原創曲或經改編的翻唱曲目,每週日晚間 8 點於公視播出,帶給觀眾豐富的音樂饗宴。

2/10 出演樂團:老王樂隊、告五人、三十萬年老虎鉗

近年台灣獨立樂團聲勢大起,獨立與主流音樂間的界線消失不在話下,獨立一詞早已不再與地下、粗糙等負面形容詞劃上等號,而是一種對創作理念堅持的精神,決心靠自己走出一條路的骨氣。隨音樂科技的進步,只要有台電腦和簡單的設備(設備甚至可以租借),懂得錄音知識,不少人都能達成媲美唱片公司投資高成本製作的聲音品質,這也是國「臥室音樂家」(bedroom musician)一詞崛起的原因。活躍於這個時代的年輕音樂人,決勝點已不全然是手中握有的資源、有無後台這類老舊的條件,而是腦袋裡的想法與和弦。

即將於本集(2019/02/10)節目獻聲的老王樂隊告五人 Accusefive樂團,可說是站在台灣獨立音樂的最前緣。兩組樂團都很年輕、尚未發行過完整的錄音室專輯,卻已在金音獎分別抱走最佳民謠單曲獎、最佳新人獎。此現象不僅宣告單曲的時代來臨,也宣告獨立樂團已有主掌這個島上每雙耳朵的能力。

老王樂隊成名曲〈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
老王樂隊

出道前積極參與學生原創音樂比賽的老王樂隊,曾拿下北醫金弦獎、清大清韻獎、淡大金韶獎、政大金旋獎的創作組獎項,征戰北部地區各校園。他們的作品多諷刺受教育體制扭曲的價值觀,如:〈補習班的門口高掛我的黑白照片〉、〈穩定生活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在學生間因認同與共鳴累積不少人氣。這些作品的靈感多來自他們自身與身邊朋友的經歷,寫下一代學子的集體回憶。

創團初期,只有吉他和鼓,Bass 與大提琴於之後陸續加入。樂團 Solo 吉他手偉碩功力深厚,能將古典吉他的技法挪移到樂團編曲中。佳瑩的大提琴則構成樂團聲響的另一亮點,和偉碩的吉他形成有趣的高、低聲部對稱,讓原本充滿黑色幽默的民謠多了點斯文內斂的氣質。雖然厭世風潮差不多走到了盡頭,但老王在民謠中融入古典這項特質,為彼時打著「厭世」招牌的樂團所沒有。以民謠樂團來說,老王樂隊算是大編制,兩把吉他、Bass、鼓和大提琴,聲響飽滿的同時,也沒忘了在間奏讓出色的獨奏吉他和大提琴有表現機會,在無人聲的段落也讓人聽得過癮。

跳開音樂性的討論,老王樂隊最受熱議的應是主唱立長的唱腔,這支土生土長的台灣樂隊操著中國北方的口音唱歌。曾有來自上海的朋友提到,老王的音樂因此很受中國的年輕女生歡迎,那裡的女孩子現在很喜歡這樣的風格。他們去年也實際到中國巡演一回,售票狀況反應出他們的人氣已在海的那一頭野火燎原。然而,他們真的是只發行過一張 EP,三首歌的新興樂團。

老王樂隊的英文譯名和他們的音樂風格一樣幽默:Your Woman Sleep with Others,Others 甚至用了複數,實在慘忍。據說這個名稱是樂團成員還沒固定下來,一次比賽(或演出)時主唱立長脫口而出的,或許之後團員們覺得很符合樂團的調性,索性沿用下去。另一樂團「告五人」的名稱,也不是經過縝密思考所取的,而是現任主唱潘雲安與第一代團員在家樓下的廣告看版隨機盲指而來。年輕的樂團從沒想過,一個名字能帶著他們走多遠。

告五人樂團

現在的告五人由男女雙主唱潘雲安(兼吉他)、犬青,以及鼓手林哲謙組成。潘雲安自高中起便與哥哥潘燕山(大象)和另一位朋友一起玩音樂,哥哥主修中文,因此負責早期多數作品的填詞。不若一般獨立音樂人的歷程,潘雲安曾至中國參加創作選秀比賽,也擔任過電影《女朋友男朋友》原聲歌曲演唱人,這些向外試探的經驗,讓他知道該怎麼帶著告五人向前,且是信心十足地走。比如越級打怪,正式發表的歌曲還未滿十首,他們去年底便跳過指標性的千人舞台 Legacy,直接在 2,000 人的場地 Legacy Max 舉辦首場大型演出。

他們的音樂風格大致為抒情搖滾,僅有一首不太正經、不太抒情的洗腦歌曲〈你要不要吃哈密瓜〉。創作靈感很簡單,主唱潘雲安有天突然想吃哈密瓜,於是決定為這個美好的水果寫首歌,順便諷刺一下那些故作姿態與假高尚。他們以這首歌與歌迷建立默契,除了稱歌迷為「小哈瓜」,演唱會時也販售哈密瓜套票。舞台上,他們擅長和歌迷說笑,現場氣氛總是輕鬆。

這組發跡自宜蘭的樂團,常以雲霧、百合花等自然景物入歌,瀰漫山間水氣,聽在居住於水泥森林的都市人耳中,特別迷濛溫柔。樂團雖為男女雙主唱,但潘雲安聲線柔軟,讓樂團整體呈現出的仍是陰柔氣質。

尚未介紹到的最後一組樂團「三十萬年老虎鉗」,則與告五人完全不同,光聽名字就很硬派,他們玩的是美式鄉村、藍調搖滾。第一次聽他們的歌,很難不聯想到戴著牛仔帽、穿著牛仔背心露出精壯手臂的美國西部男子,典型的鄉村專輯歌手形象,台灣幾乎沒有第二個樂團玩這樣的風格。特別推薦喜歡鄉村音樂的聽眾〈Here I Am〉,這首充滿美式懷舊情懷的歌曲,即便不是西部牛仔,聽著眼前也會浮現家鄉的陽光和媽媽烤的餅乾。專輯裡,這首歌的開頭,主唱一開口的聲音特別迷人。

三十萬年老虎鉗

三十萬年老虎鉗為五人男子樂團,編制為雙吉他、Bass 和鼓,雖成立於 2010 年,但直到去年才發行第一張錄音室作品。相較於老王與告五人,老虎鉗是「資深」樂團,他們的作品不僅已無學生的青澀,五位團員也已磨合出相近的氣質,具備成熟樂團的一致性,因此去年入圍金曲最佳樂團,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帥」是三十萬年老虎鉗的座右銘,無論寫歌還是表演皆然,他們甚至在〈She’s Already Mine〉自信滿溢地唱「我比你帥一千倍」。主唱鄭植很懂得舞台表演,肢體動作、聲音表情,總是讓台下迷妹尖叫聲不斷。屬於老虎鉗的老派浪漫,除了從他們熱愛的風格老搖滾聽得出來,主唱鄭植唱歌時少用假音,一路真音逼到底的唱法,也是老派浪漫的一種,展現直球對決的氣魄。類似的樂團主唱有滅火器和八十八顆芭樂籽,但他們都是團齡資深的前輩樂團。近年許多受歡迎的男歌手,多為聲音特質陰柔的類型,比如 Hush、柯智棠、鄭興……,硬派聲嗓似乎逐漸失去主導地位(當然,我們還有茄子蛋,但台式飄丿又是另一回事了)。原來像三十萬年老虎鉗這樣直接的帥法,在這個時代已成為一種可以被畫上螢光筆的風格。

風格決定一切,套用在樂團的生存法則也適合。以上介紹的三組樂團,若在華語樂團中沒有獨特鮮明的個性,也難以站得住腳。後浪持續打上岸,別錯過這些樂團逐步爬上浪峰的過程。過年返鄉期間,雖然無法親臨現場聽團,但至少和家人守在電視機前,還有無限放送的新年綜藝節目外的選擇。

更多節目資訊請關注:音樂Band Band Band_Taiwan Live_公共電視

文 / 厚安 (台灣搖滾映像誌 編輯部)
圖片影片 / 公共電視台 提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