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甜約翰:這一站,是說了再見以後

原文刊於:https://www.taiwan-indie-music-journal2.com/copy-of-vol-20

一句再見或什麼都不說,告別的方式有很多種,簡短的語言,卻能領我們由這頭的結局,跨向他方之始。曾經歷解散後重組,與由校園入社會的洗禮,關於開口道別,甜約翰 (Sweet John) 藉各自拿手的樂器和音樂底蘊,一步步養成獨特的語調。

再見,讓我們初相遇的地方

甜約翰現行為五人編制樂團,由吉他、貝斯、鼓與合成器搭上少見的男女雙主唱,初聽他們的音樂,真會被編曲的成熟度嚇一跳,難以置信去年底發行的《Dear》居然是他們的第一張專輯。

故事大約要從約翰們青澀的大學時期說起。那時,扣除女主唱兼鍵盤手 Mandark,其餘四人浚瑋、罐頭、阿獎、小 J 曾組過名為 Natural Outcome 的樂團,一時征戰不少舞台,甚至登上海洋音樂祭演出。但畢業是學生樂團所要面臨最大的挑戰,成員們有的選擇升學、有的選擇就業,生活目標忽然各有前程,不是所有人都還有心經營樂團。於是大夥四散,各自前往應去的下一站。

問他們當時樂團解散心裡作何感想,鼓手小 J 打趣回應:「好不容易分手,終於提出分手了。」原來是鬆了一口氣,不是遺憾的收尾。

時間不曾停過,一趟旅程到了終點,下了月台,大家各自尋找開往未來的下一班車,日子終究能在不斷地停留、轉車之際逐漸穩定下來。當昔日夥伴都已找到維繫生活的基礎,他們因遇上 Mandark 而再次聚合,決定重啟樂團夢,以甜約翰為名重新出發。

再見,時間太多的學生時代

上一次練團,是時間資本最豐厚的學生時代;這一次,卻是上班族拿菲薄的自己的時間下一盤賭注。主唱浚瑋有些感慨地說:「以前可以想練團就練,不想練也不會怎樣,很自由,上了班以後,會覺得時間快用完,尤其到了即將三十歲的這個階段。」除了和其他成員一樣已非學生身份,玩團對貝斯手阿獎而言又更辛苦,他的工作地點在台中,不時需為了練團南、北兩地跑。然而正因時間不夠用,他們才希望自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被記住,除了努力寫出勾人旋律,連取團名、編曲原則制定,也一點都不馬虎。

「當初考慮了很多名字,取 Sweet John 的原因,非官方說法是,我們的貝斯手叫石裕獎,所以諧音就叫 Sweet John⋯⋯。」浚瑋替大家解釋完,約翰們都尷尬地笑了笑。

當然也有正經版的說法,即團名靈感源自於 Dear John Letter,英文的分手信。由於樂團的曲風時常強調節奏,也曾考慮 Swing John(搖擺約翰)等幾個類似選項,無論如何,都是希望在成團的第一步盡量不要失誤。回想起從前的團名,浚偉說:「Natural Outcome 是個很難讓人有印象的名字,所以我們這次取名非常認真,思考發聲、念法,中、英文夠不夠親民。」

然而取名只是步驟一,他們在成團之初還達成另一個共識:編曲永遠遵循「減法原則」。

「以前 Natural Outcome 時期,大家常常會編很多東西,每個樂器都有很多段落要表現,但當一首歌過於豐富,反而會沒什麼重點。現在我們編曲思考的方式是以團和歌曲的呈現為主,而不是以樂器。當大家從樂手的角度跳出來,從團的角度思考會更客觀。」吉他手罐頭對此特別有共鳴。

相較於學生時代的隨性,甜約翰為現在的自己做了個總結:「我們是以痛定思痛的心情在經營樂團。」

再見,那些不能再更慘的情歌

從團名和專輯名稱看來,甜約翰的首發之作,明顯走的是情歌路線,可是我們從不缺一張情歌專輯,尤其毫無新意的芭樂歌催人睡著。但《Dear》不一樣,作為一張紀念失戀的作品,徹頭徹尾不無聊,尤其是引人入勝的律動和輕快節奏。之所以形成「以甜美風格包裹傷心故事」的音樂風格,是因為現在華語的流行音樂大多都是情歌,看誰比誰慘的情歌他們實在聽膩了;再加上感情回憶起來,大部份記得的是美好的那一段,他們想把沈澱後的美好記錄下來。

整張專輯的敘事,是一個人走出失戀的過程。其中〈日晷〉看似與感情無關,卻被安置在專輯的中間曲目,擔任重要的一面鏡子,映照出分手前後的不同風景。為呼應這樣的狀態,整首歌從間奏吉他 Solo 切開,便能整齊地前後對稱。至此以後,故事開始走向痊癒的那頭。

 甜約翰的作曲方式,他們戲稱為「組合肉」。平時,大家有個共用的雲端硬碟,可以放上忽然有靈感寫下的段落,成為日後素材,像是〈留給你的我從未〉副歌,就是從雲端抓下來拼裝而成。因此在整個創作過程中,他們不曾真正犧牲或丟掉什麼,甚至還零星留有 Natural Outcome 時期的作品。

問他們在感情上是否也如創作,捨不得把已經過去的事物遺忘或丟棄?例如分手後是否會選擇繼續與前任維持普通朋友關係?浚瑋、阿獎、罐頭和小 J 四個男生都認為,雖然要當朋友也可以,但不是很必要,唯有 Mandark 瀟灑且篤定地說:「我覺得一定要當朋友啊,每一段過去都成就了現在的你。」讓在場的男士們都誇她想法相當成熟,玩笑著對她肅然起敬了起來。

告別 Natural Outcome 來到甜約翰這一站,組團資歷不淺的他們,終於發行了第一張錄音室專輯《Dear》,無論在時間安排、情感處理和音樂上都比以往更純熟。站上月台,望向嶄新風景,在這裡他們已不再需要盡學生的本分,而是學著當個工作、夢想哪一邊都不放棄的大人。

後記

訪談最後,我們請甜約翰各寫下一句與過去的自己告別的話。猜猜哪句話是出自誰手?

正解:
照片依序為鼓手小 J、鍵盤手Mandark、吉他手罐頭、貝斯手阿獎、主唱浚瑋的筆跡。

 

 

採訪、撰文:JESSIE C.
攝影:苗嘉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