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側寫】09.02 李雨@女巫店 Live 專場

IMG_2898

「我叫李雨,木子李,外面的那個雨。」

在唱完第一首開場曲〈姊姊〉之後,李雨如此介紹自己。我在前往女巫店的路上,聽聞台北這幾日都沒什麼下雨,偏在李雨專場表演的這天,從傍晚五、六點,直到深夜雨都滴滴答答下不停。或許真是因為命中帶個「雨」字,總有命定發生的事。她說:「人的命運都是安排好的。」

今晚李雨在女巫店舉辦首張專輯《魚里言吾》發片演出,一共帶來十三首歌(歌單附於文末)。在這樣小的場地,僅以淡淡的吉他與節奏樂器襯著底,更顯出她飽滿透淨的聲音特質,及演繹歌曲時溫婉的情感。

整場演出中最大亮點是,北國人翻唱了〈南國的孩子〉。從大陸北方來到台灣的李雨說,她從小聽了許多台灣的獨立音樂長大,其中張懸是直到現在仍非常喜歡的歌手。兩岸女唱作人各自的靈氣雖自有自涵養的天地,但也是一代影響著一代,上一代成為下一代的靈感。而就在李雨翻唱〈南國的孩子〉之時,她少見地以跳脫古典敘事的口吻唱一首歌。但無論什麼歌,經她口裡唱出來,或許是慣於捲舌的咬字,或許是民間戲曲那般的轉音方式,都讓它們披上了古時的衣裳,連著走路的腳步也放慢了。於是,對擦過身邊的各色人物便能看得更深刻。

李雨的歌曲裡不乏對人物的描寫,如〈酒僧〉、〈傘娘〉、〈吾妻〉和〈桃夭〉,不若大多數的民謠,常寫的是一股鄉愁、生活點滴抑或內自省,主要為自己的脆弱與勇敢而唱。李雨的歌大多是為了她遇見的另一人所寫。一如〈酒僧〉寫給「鞋兒破、帽兒破」也依然自得的李修緣(濟公);〈傘娘〉寫給在江南水鄉小道旁,做紙傘、專注而美麗女子;〈吾妻〉則寫給散文〈項脊軒志〉中,曾歷經兩次喪妻之痛的作者歸有光。

李雨擅長借用已存在的人與故事,透過想像延伸成心裡的另一版本。除〈吾妻〉一首來自古文的延伸,〈桃夭〉也是傍著《詩經》中的〈桃夭〉篇,寫成的一個小女子出嫁的故事,鑼鼓喧囂、歡歡鬧鬧。聽李雨的歌,你可能好奇,她是否讀過許多古詩詞?在唱〈桃夭〉前她卻自嘲:「聽我的歌詞像是讀過很多書的樣子,」但其實是因為她覺得:「越古老的字越精鍊美好。」

透過電視、電腦螢幕看見「超級女聲」舞台上的李雨,好似不苟言笑、氣質高冷,但實際面對面聽了現場演出才發現,她其實很幽默,說話常跑題、愛開玩笑。一曲的尾音盪完,掌聲後,她笑著感謝大家並說:「我是一個很虛榮的人。」喜歡眾人的歡呼與讚美。但高中時期,不若舞台上目光的焦點,她是「存在感薄弱」的同學,〈遙遠〉便是那個時期她自己伴著自己寫成的歌,寫人都必須面對的別離。

高中時期的李雨,身高一米六、體重一百八十斤(160公分、80公斤),她一說完自己過去的身形,瞬間,全場驚呼,因為面前的李雨是位纖瘦高挑的女子。見了大家的反應,她打趣回應:「很勵志吧!所以我現在很期待同學聚會的時候。」說完觀眾席又是一陣笑。「我喜歡讓人家驚嘆。」她說。

其實無意營造眾人認為的脫俗、「世事於我如無物」氣質。在表演最後的安可曲,李雨選唱林心如的〈半生緣〉,並介紹起這首歌:「張愛玲有本小說叫做〈半生緣〉,我因為很喜歡,所以也看了改編的電視劇,這首歌就是電視劇的主題曲。」她頓了一會兒後,不好意思地笑道:「聽起來很市井吧。」但她仍不選擇迎合外界對她的期待。

歌曲外的李雨性格幽默、對人有熱情、選擇做自己,但在歌曲裡,她是個氣質翩翩、哀婉內斂的小女子。大概是因為她的音樂總有著古時純粹而專一的情感吧,如同她曾在比賽節目中翻唱的歌曲〈從前慢〉:「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因此在這樣流光四濺的年代,才會顯得特別動人。

演出歌單:
1.姊姊 / 2.吾妻  / 3.酒僧 / 4.島 / 5.南國的孩子(張懸)/ 6.桃夭 / 7.遙遠 / 8.蒼耳
9.萬水 / 10.夢畫 / 11.傘娘 / 12.搖籃曲(融入台灣搖籃曲〈一暝大一吋〉)
13.半生緣(林心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